过年总是最繁忙的时候,好几天忙于拜年待客,今天在异地拜年的途中,忽然想来很久没跟弟弟联系,打电话过去一问,他已经准备好要离开去往长沙了。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是早就定好要去考试的日子,我只是忘了。

带着一份愧疚我寒暄了一阵,他接着问“我是直接去车站吗”。很早之前我就不在车站接送他了,一部分是没时间,一部分是为了锻炼他。所以他一个人来回我已经习惯了。我一时间没能明白他的话,我说等你下次回去我再送送你。

他说,这次去考试就直接回去了,不回杭州了。

我突然不知所措了。

弟弟今年高三,美术生,照例都是要去外地学画半年。他的同学都去了长沙,一来离家乡相对较近,二来都是学校统一安排。我在朋友的帮助之下劝他来杭州,他犹豫了一天,带着首次离家的不安,带着孤独一人的惶恐,决定来杭州学画。他第一次来是我接他的,一个瘦长的身影拖着一个大箱子,即便比我高,但依然是个小孩子样子。此后便开始了半年的学习,每周大半天假期,忙得连西湖都没看过。

因为学校离得近,每周的假期他都会来我住处或者上班的地方,玩游戏,听歌,聊天。聊在学校遇到的人和事,聊画画遇到的瓶颈。我忽然发现他遇到的问题我不再能指引他了。以前在他成绩下滑的时候我总能找出原因指责他的不努力,现在的他学会了调节与分析,学会了忍受和消化。有一次他赶作业到凌晨5点,导致胃痛到不能站立,我怒气冲冲去学校发了一通脾气,在去医院的路上,他哭了,却不是因为委屈。他说不怪老师,压力大是因为他怕赶不上,他害怕从此再也跟不上而自暴自弃。他说,我那样去发脾气不太好,因为老师们也是为学生好。我想,在有些事情上面,我不如他成熟了。

我开始与他一同分析问题,探讨共同爱好,互相推荐音乐和电影,甚至主动告诉他我的感情问题。我得知他会在晚会中唱歌表演,他会在课上主动与老师开玩笑,他跟好多老师都成了好朋友。

以前我一直担心的那个胆小、内向、敏感、害羞、怯于尝试的弟弟,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善于沟通,不拘小节,勇于尝试的朋友了。这半年,他长大了很多。

好多天前我突然想到,这次他学完回去,我同他见面的次数可就屈指可数了。

之前我在经历外出上学、工作都可算是时代的更迭,这次,他的时代也开始更迭了。那个天真的带着稚嫩笑声的在稻草朵上飞奔的小男孩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此次一别,你我都即将进入人生中的一个新的时代了。

可我还是错过了这次分别。我以为他考完还会回杭一次,所我没有意识到这次分别会这么突然。

也好,有些话当面是不好说的。此刻我只能把这些祝福遥寄与你:

愿此别之后前途坦荡,愿来日再见你已有所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