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15/2/13

我一直以为我一定会在回家前一段时间激动得睡不着觉,可怕的是我现在居然似乎毫无感觉。可能是一直在工作的缘故吧。明天即将踏上归途,这里除了表达对平时聊的欢的朋友们有些不舍之外,还有些话说。

自我外出读书以来,陆陆续续遇到一些朋友。我与他们的友谊最初是建立在物质条件上的,这点我不否认。然而在后来的生活中我们逐渐形成一种默契,他们从来不主动打搅我,而我在平日里也很少想起他们的存在。我读书,他们在那里,我回家,他们在那里,我去工作,他们还在那里。若非遇到一些变故,我一直把他们当作想当然的存在。

毕业对我来说是一大变故,那不仅意味着一个美好时代的终结和一个新时代的开端,还意味着离别、奔波、和投入陌生世界。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在一个新环境中停下来,一开始这种陌生感让我孤独不已,然而就在这时,我意识到原来我并不孤独,这些朋友一直在我身边。我再一次与他们重新建立联系,整个世界便安定下来了。

如果说进入大学算是迈开人生进程的第一步,那我之后的每一步都是在这些朋友的见证下走出来的。我的每一次进步,每一个成果,甚至大部分时候的喜怒哀乐,都由他们见证着。

我对他们心存感激,这时候心中有个声音说,别傻了,他们生来如此,并没有刻意给你帮助!然而不是刻意提供的好就不需要感激了吗?刻意与否在别人,感激与否在自己。我从他们身上得到太多,而他们中的一个已步入垂暮之年,我不得不将其抛弃,残忍而又无奈。想到明天再一次离开你们大家10余天,心中不禁叹息一声。各位保重了···

保重了,大黑···


保重了,二黑···


小黑···

小小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