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无战事

与我同龄的人大概都是在电视剧的陪伴中该长大的,且不说阅片质量,至少在高中之前,看电视剧这种事不曾间断过。高中过后,对电视剧的好坏有了评判的标准,那时候也是国剧泛滥的开始。从那以后,我就很少看国剧了。

在当下的国产电视剧环境,不管是因为上头管得太严,还是外国冲击太厉害,总之是一团糊。虽说个人有个人的爱好,但是脑残的抗战剧和闹心的婆媳生活剧已经把国产剧拉下一个死泥潭。我不否认这些类型中也有优秀的作品,但是跟风情况太严重导致整个国剧风气一片乌烟瘴气。无论什么剧都会传递一定的普世价值,在韩国,整个国家因为一部电影《熔炉》而推动了法律的整改,而在中国有上亿的观众在看剧,剧的好坏是会影响到社会的。光向钱看,整个哪个题材火热就拍出一部凑够40集的连续剧来捞一把,这些导演其实就跟《北平无战事》中的那些腐败分子异曲同工,完全不在乎这个国家的兴衰存亡,赚钱才是王道。

所以,我多年不看国剧不是因为崇洋媚外,而是国剧中很难看到一部尊重观众的作品。而我上面说那么多是为了表达,当我看到这么一部诚意满满的电视剧出来之后我是多么高兴。因为这是一部纯粹的电视剧,它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有严谨的思路,有客观的事物描述,更难得的是,它有非常优秀的人物演绎。

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故事,永远应该被摆在第一位。任何题材都会有好故事,这里不是专门要去批判“手撕鬼子”和很多穿越剧的故事有多烂,而是他们的创作者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讲好一个故事。所以编剧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因为剧本的好坏直接决定这部剧的好坏。编剧功力大概分三层:能讲故事;讲好一个故事;用娴熟的手段去讲一个精彩的故事。可惜的事,国内大多电视剧所表现出来的水准连第一层都达不到。所以《北平》在一开始的几场戏就把我吸引了:飞机场抓捕、崔中石贿赂徐主任、和法庭审判。仅仅这几场戏就能表现出编剧的叙事能力,因为你能感受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你能看懂发生了什么,而且你也明白接下来即将发生更复杂的事。简单的几场戏就将复杂的人物关系交代清楚,而且,这些情节有因有过有理有据,紧凑而严谨,从而在北平正式开展剧情的时候,你已经完全投入了。这部剧53集下来,其中是有一些戏份稍显拖拉,但是故事中涉及到的人物之间的交锋、猜疑、对立,精彩绝伦,而且完全由对话、心理推动。还有一点就是,故事与当时的环境相融合,对白考究,人物立体,算是非常难得的好剧本了。

再说演员。我刚看到这样的阵容的想法是,刘烨、廖凡都是拿过影帝的人,算是青年的实力派。然而看了剧才知道,在老一辈演员面前,他们的演技不值一提。里面最让人动容的两位,一位是王庆祥饰演的老行长,另一位是倪大红饰演的姑父谢襄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描述他们的演技,我只能说,这部剧里我大概有3次眼眶湿润,都是在行长和谢襄理讲话的时候。这里并不是说青年演员演技多么不济,但有的东西需要时间去沉淀和理解。演技的“炉火纯青”和“很好”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另一个演得极好的是祖峰饰演的崔中石,这个人物算是本剧中的灵魂人物,也是我最喜欢的人物。祖峰本该算是中青代演员,但是他所散发出来的演技绝对不输陈宝国、程煜之流。崔中石本来就是一个很考演技的角色:一个斯文柔弱少有感情波动的人,却能游走在龙潭虎穴,与众多老奸巨猾的大人物们过招,同时他又是一个疼爱家人,一心保护他人的高尚的人。这个角色演绎的如此之好,以至于无论在剧中还是对于作为观众的我,在主角哭着说你能不能把崔叔找回来的时候,大家都悲痛不已。一个角色再成功,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其实这样的剧能过审,还是匪夷所思的,因为剧中虽然传递着“Gongchandang好”的所谓的正确价值观,但是整个故事是完全发生在Guomindang统治下的北平的,绝大部分的冲突都在Guomindang内部展开,涉及到当时学生、商界、银行以及国党内部的方方面面。我们需要这样的故事,因为一个好的故事是超越党派甚至超越国家的,并不一定哪一派就一定是坏人,另一派就一定是好人。国党中也有曾可达这样一心救国的好人。说到好人,其实显得笼统了,这世上哪有好人坏人,便如这剧里一样。剧中谁是坏人呢?是企图挽救中国的“建丰先生”?还是一心救民于水火的铁血救国会成员梁经论??还是贪污受贿的马汉山??可是很多人的确因他们而死,这又怎么算呢?但这恰恰是现实,永远没有那么简单。孙秘书心狠手手刃了两个重要人物,但是他不是坏人,他只是一心为了拥护“建丰先生”,保证救国的行动能够顺利进行而已。人是他杀的,他却不是坏人。马汉山贪污受贿浑水摸鱼,在审查过程中叫嚣不已,但他最后却力挺方孟敖与国党内部抗争。此剧的目的不在于此,而是在于表现曾可达、梁经论、何其沧、方步亭这些人的悲凉。这些人都是国之栋梁,一心救国、救命于水火的大善之人,却在这腐朽的世道下被逼的手足无措。他们一心想让那些吞噬国家的人明白,求他们手下留情,否则这个国家的人就会饿死,国家就完了。可是就像你对一群蜂拥着抢座位的人说要排队一样,会被骂一声傻逼,然后转过身去。这种悲愤之情,大概只有在听”建丰先生”对曾可达说“我们失败了”的时候才能有深刻体会吧。曾可达听完之后哭了,痛哭流涕。

剧中有一段,抗议领粮食的学生们听说朱自清先生死了,自发一起背诵起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荷塘月色》,从头至尾,一字不落。当时这段我就被深深感动,不仅仅是为学生们感动,也为此剧的编剧和导演感动。

感谢你们给大家带来这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