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傍晚,阿牛挑了一担瓜匆匆往回赶。途经一片密林之时,忽觉累得很,于是歇了肩稍作休息。此时正值盛夏,天色暗得好快,加之流水潺潺,蛙叫虫鸣,阿牛竟不觉想起那村中老李头平日里说得那些甚么狐妖化作美貌女子勾人魂魄,吃人心脏的妖魔鬼魅故事来。他平日里就对狐妖将信将疑,此时更是越想越怕,身上也不觉累了,爬将起来,抄起担子就走。

刚迈了几步,只听见前方传来“啊”一声尖叫,他抬头一看,也“啊”地吓得魂飞魄散,一个箭步跨到身旁的松树后,一担瓜撒了一地也不管了,直瘫坐在地上兀自瑟瑟发抖。原来那前方水潭之中站了一个女子,捂着身子。之前那“啊”一声便是出自她口中了。阿牛一时六神无主,脑中全是“妖狐”二字。

“你…你想干甚么?”却是那妖狐先开了口,语气甚是惶恐。

阿牛又悔又恨,悔的是不该选了这条偏僻至极的小径,恨的是那妖狐果真奸猾得很,装得这般怯弱。看来今日是活不成了,如此也好,本来就是举目无亲,现下走了谁也不会记挂…一念至此,心中凄苦徒增,惧意稍减,心一横,道:“你…你再说什么…我…我也不搭你,你要吃我,尽管动手便是…”。

只听那妖怪道:“我…我干么要吃你!”语气多了些嗔怒之意。

阿牛听得声音清脆细腻,心道:“幸好没瞧那狐妖,不然这魂魄可真叫它勾了去。”其实他也不知如何叫勾魂,只道看了妖怪便会受其妖法所惑。正在心念电转之间,忽然瞧见身旁石头上堆了些物件,仔细一看,原来是几件粉色的衣物,显是女装。阿牛脸一红,竟不敢多看。那女子见这边久久不发声响 ,身子裸着,本就不勘至极,便道:“你还不走开!”阿牛这边却在急中生智:“我拿了她的衣物,她定然不敢追来”又觉此举甚是无礼,但对方是妖怪,要吃了自己,性命攸关,不顾那许多了。当下狠狠憋了口气,站起身子,一把将衣物抱起,口中含糊了一句:“得罪!”,拔足便奔,隐约听得身后骂来“流氓”,也不回头,越跑越快,往家逃去…